“泥腿”設計師張仁嘉

發布時間 : 2019-12-31     來源 : 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新聞中心

“張工,你幫我看看這個參數是怎么回事兒?”

“馬上,處理完這個事兒就到?!?/span>

“張工,我這份圖紙有個地方看不明白,你能來看看嗎?”

“稍等兩分鐘,我一會兒就來?!?/span>

在某型號試驗產品生產現場,機器的轟鳴聲讓工人師傅們不自覺提高了嗓門。粉塵比較大,每個師傅防塵口罩鼻孔的位置,都有兩個呼吸形成的黑點,發射節點在即,某型號產品正在緊鑼密鼓的搶制著……

此時,大家口中的“張工”,黑黑的頭發上已經落了一層灰塵,衣服上粘滿了金屬屑,手里捏著的圖紙因為翻看次數太多,已經有些褶皺。很多人都以為他是車間的工藝員或調度,只有在他輕易用公式推導出細節參數、掰開揉碎了講解設計意圖的時候,大家驚奇地發現,他原來是一個讓型號產品騰空而起的博士設計師。

“張工”是總體設計部10室的設計師,負責結構總體設計。如果說,“泥腿記者”是對新聞從業人員的至高贊譽,那么,張仁嘉就是個當之無愧的“泥腿”設計師,某型號產品要進行飛行試驗,為了確保產品生產質量,他幾乎住在車間里。

今年,張仁嘉參與設計的三個型號產品要進行飛行試驗,這樣密集的任務在院發射史上并不多見。作為結構總體,他設計的產品直接決定飛行器是否筋骨強健、能否承受極其惡劣的環境,為了圖紙上的產品精準落實到生產中,張仁嘉一直在生產現場跟產。

有一次,某產品試驗結構件在519廠生產,因為進度緊張,張仁嘉連續幾天跟工人師傅們在車間趕任務。每個產品關鍵部位加工時,他都要跟師傅一起隊關鍵參數和注意事項進行再確認,每個產品下線,他都要跟檢驗員一起檢驗,確保產品符合設計要求。

這天下午,一個零件產品暫時斷供,張仁嘉一面組織跟大家一起繼續生產其他結構件,一面跟車間工藝人員一起催零件。直到下班時間,零件才送到車間。當天,張仁嘉和工人師傅們一直忙到凌晨兩點。519廠特裝事業部部長深受觸動,跟工人師傅們講:我們累了、干不動了的時候,就看看“張工”,人家是設計師,還是博士,體力可能還不如我們好,精神可能比我們更緊張,但他依然每天跟我們一樣加班加點、熬夜搶任務,我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?

高效率的工作迎來的是可喜的進度,在10天的時間里,張仁嘉牽頭完成了某型號產品儀器支架加工、產品總裝、測試和大型地面試驗,和同事們共同創造了該類大型試驗最短用時紀錄,為院該產品飛行試驗爭取了時間。

在很多人的眼中,航天設計師是個高大上的職業,日常工作就是在明亮的試驗時做試驗、在電腦上畫圖,但其實,那只是他們工作的一小部分,更多時候,他們要“泡”在車間跟產、要去深山老林找殘骸、也要去沙漠戈壁勘察落區,“產品在哪我就在哪”,這是不善言談的他們,對航天事業最深情的告白。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
網友評論

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去哪儿司机能赚钱吗